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宝鸡动态 > 正文

出名作家,原西影厂编剧兼导演、省作协副主席莫伸:用作品记录时代 ■我为祖国献石油什么梗

时间:2019-06-13 12:54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走在墟落采风的路上

?在西安铁道报社编稿

?在铁路售票窗口采访

?与宝鸡铁路东站货场的工友在一起

?乡间采风

由宝鸡籍作家莫伸的长篇纪实文学《一号文件》改编拍摄的屯子题材电视持续剧《黄土高天》,去岁尾在央视热播,其中诸多“宝鸡元素”,激发了宝鸡观众对于家乡的赞叹。未几前,记者在西安见到了莫伸,在一个个徐徐道来的故事中,记者感触到,虽然莫伸分开宝鸡多年,但骨子里依然深深地浸润着“宝鸡情怀”。“宝鸡的生活是我人生中最可贵的岁月”

莫伸原名孙树淦,他的第一篇作品《人民的歌手》发表在《延河》杂志上。那是1977年的一天,编辑与他磋商用什么名字刊发这篇短篇小说,恰巧前一天晚上他读到陈毅元帅的诗,诗中有“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字句,觉自得境很好,于是顺口便起了“莫伸”的笔名,借以警醒本人。这个笔名不时沿用至今。

莫伸诞生于1951年。7岁时,随修建宝成铁路的父母来到宝鸡生活。

他回忆说:“那时候,物质条件对于比艰苦。我春秋小,穿衣用饭的事有大人操心,小孩的本性是玩,以是印象中欢乐多于对于困难生活的担忧。”

作为铁路工人子弟,莫伸还有一段屯子生活的经历,这为异日后创作屯子题材作品积累了大量素材。

1968年10月,莫伸来到宝鸡县天王公社十二盘村插队,那段知青生活极大地锻炼了他。他曾在《那片难忘的土地》一文中写道:“今天想起来,要谢谢屯子生活,是它为我揭开了真实生活的幕纱,让我相识和理解了生活中的许多繁杂和波折。”

莫伸曾撰文回忆,说本人有三个故乡:“第一是江苏无锡。然而我并没有真正在江苏无锡生活过,那里只是我的本籍。因此它对于我没有实际意义,只有在填写籍贯时才用得上它。第二是宝鸡。这里是我青少年时代生长的地方。至今那些童年往事仍然留存在我的影象里。说宝鸡是我的故乡,名副其实。第三就是我下乡插队的屯子。这里是我迈向实际生活的第一步,也是我走向社会的头一站,说它是我的故乡,同样当之无愧。第二故乡也好,第三故乡也罢,其实都在宝鸡。我感到宝鸡是一座很好的城市。”

莫伸爱宝鸡,将宝鸡写进了一部部作品中。谈起创作初衷,他表示:“写宝鸡不光是因为情怀,更是因为我在这里生活过,占有和积累了这里的许多生活素材。写作光有情怀没有生活是不行的。情怀和生活互为依存,密不可分。要是没有在宝鸡的生活经历,没有在十二盘村下乡的生活经历,没有在宝成线、宝天线来来回回奔走的经历,我绝对于写不出许多与宝鸡有关的作品。”

 一篇《窗口》打开新“窗口”

莫伸说,书籍是最好的老师。

“少年时,我是很想上学的,父母也不时鼓励我上大学,但因为种种条件限定,我没能上大学。但人总要学点什么,学其他专业需要老师,只有文学的老师可所以书籍。当时我从屯子招工到铁路上,意味着有粮吃有人为,可以本人养活本人了,也因此可以静下心来进修写作了。”莫伸说。

当作家,起初莫伸连想都不敢想。“那时有朋友劝我说,‘写作这条路太难走了,是不是可以思量换个其他人生之路。’我也当真思考过,当不当作家是另一回事,但读书和写作至少能够不疏弃岁月,能够提高本人。”

后来,莫伸就这样不时读书、写作,既是喜好,也是能源。1976岁尾,他写了短篇小说《人民的歌手》,寄给《延河》杂志(当时叫《陕西文艺》),没想到《延河》杂志十分重视,小说编辑组组长路萌专门来宝鸡找他。那时,他在宝鸡铁路东站货场当装卸工,属于国家明文规定的特等重体力劳动者。

后来他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货场的劳动时,有一段“卸爆炸煤”的文字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等终于卸完煤时,我们个个都成了‘黑人’,而且从头到脚都黑得犹如染了黑漆。张嘴一笑,每小我私家的牙齿都显得那么白;再就是眼珠一转时,每小我私家的眼仁也出奇地白。”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