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宝鸡动态 > 正文

泼汤 ◎肖逸美孚石油

时间:2019-07-08 16:34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在我的家乡凤翔县,有六月初六上坟泼绿豆汤的习俗。

六月六在夏至节气后,恰逢小暑节气。这时气温升高,有时高达40℃阁下,已超过人和动物的体温。我至今分明地记得,每年临近六月六时,母亲总是提前买好绿豆,放在簸箕里簸了又簸,生怕搀杂着豆荚和尘土;然后一只手按住簸箕沿,一只手不停地在簸箕中拨拉。母亲先将豆子摇到簸箕一边,用手轻轻地向另一边拨上少许,豆子会匀称地铺散在簸箕中。这时,她双眼紧盯豆子,发觉一粒瘪颗或者小土粒、石子,立马捡拾出来,直至感觉粒粒饱满、个个均匀,毫无杂质,方才称心。

六月六一大早,母亲就火急火燎地衣着整齐,将早已拾掇清洁的绿豆倒入铁锅,添上足够的水,待水烧开后,文火慢慢熬煮。起初,拉着风箱烧柴火,后来改用炭火煨,再后来,年纪大了,就用煤气灶熬。但从不用高压锅,她说那样熬出的绿豆汤不甜喷鼻,体现不出对于先人的孝心。有时,我们看着她辛苦,倡议她不用那么费神,用高压锅煮,既省时又不劳神。她会说,老娘妊娠十月,打启起(启明星升起)熬子夜把她养大,等长到能够得着门钌铞时,才稍稍少操心,不知要吃多少苦,熬点绿豆汤,最多不过一小时,比起养育的艰难,简直算不了啥。她奉告我们兄妹,这是跟外祖母学的。她未出嫁时,每年六月六,外祖母就将熬制绵稠的绿豆汤盛在小瓷罐里,送到父母的坟上祭奠。汤熬好后,母亲便提上它,奔向娘家的坟园,绕着坟头泼洒匀称,生怕哪块地方没有泼到。绿绿的豆汁滴到圆圆的坟头,留下斑斑湿痕,迪西妈咪微博,间或浮着一粒空豆皮。望着湿痕的颜色由深变淡,她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如今,母亲也去世了。每年的六月六前,我会嘱咐妹妹筹备绿豆;同时,约好长年外出跑运输的弟弟,让他提晨安排活路,腾出时间上坟泼汤。六月六当天,我们兄妹三人也学着她的样子熬制绿豆汤,顶着烈日,赶在中午12点前把绿豆汤泼洒在她的坟头,让她坦然度过盛夏。

我们踩着黄土路上的浮土,一抬脚就“扑哧”一下,黄土扑满鞋面。望着崖畔酸枣树上星星般的枣花,对于着母亲的坟头转圈泼洒绿豆汤。拔去坟堆上的杂草,追思她对于我们的教导,不忘父母的养育恩惠膏泽,牢记孝亲这一做人之本。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