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宝鸡动态 > 正文

中年之境□荒原子 (陕西 宝鸡)

时间:2019-08-15 19:18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中年之境□荒原子 (陕西 宝鸡)

中年之境□荒原子 (陕西 宝鸡)

主办:天水晚报宝鸡日报天水市作家协会宝鸡市作家协会汉中市作家协会绵阳市作家协会 特邀主持:刘 晋

中年的流水

天地灰暗,阴冷,像影子

世事深藏。随之而来的

黄昏,越来越接近

一种宿命,如同流水

它在眼前,铺开湍急的欲望

岩石般的内心,反复辨认

泪水长大的灵魂

帆过之处,风吹人冷

迎面而来的灯光,穿过岁月的褶皱

活过的世界,在一页纸上

低吟凄迷,杯盘狼藉的人生

我缄默。心安便是归处

任何流水的命运,都会

原形毕露,仿佛中年

洗涤万物之后,仍在怀旧

仍在书写:飞鸟散尽,流水无情

中年之门

确认中年以后,我对

自己的过去,闭口不提

淡出年华的心经,像一件

落满灰尘的杂物,半枯的容颜

木讷、幽暗,越来越少的

言辞,一再扔下

满脸的羞愧,它有微微的晕眩

揖礼相送,我会遇上故去的人

压低的天空,像飘忽的思绪

接受不断后退的人生

我有说不出的焦虑,一提笔

从骨缝里溢出自己的宿命

日子琐碎,我听信于

体内的时钟,随手撕下的

日历,越积越厚,直至

高过中年之门,我跨过

兴许你还能看见,我谜一样温顺

在泪水的咸涩中,安静得

有些虚幻、有些朦胧

父亲的追忆

一直深深爱着

你十五年前的模样

那个早起的人,一袭粗布素衣

提着几声咳嗽,面容平静地

走出院门

春日迟迟。你习惯

在地头,与一些庄稼悄声细语

有时停顿,有时转身

仿佛爱,在潮润的眼睛里

仔细辨认,所有未来的日子

晚霞加重的黄昏,你喜欢

在院落,休整锄头和犁耙

小锤在手上闪烁,你一下一下

砸下去,耗尽

所有的沉默和力气

而我在泪水中

复述你,墙壁和天花板

像掀开的身体,散发出

莫名的伤悲,要命的思念

命运像河水一样打着旋

你说:“命运像河水一样打着旋”

听了这话,我突然感觉

庸常的生活,顾念

仍是春宵难眠

心事迷茫,我对自己的描述

仅仅是时光的暗,经络毕现的

中年,过于惶恐

我有灰褐色的内心,一切

都七零八落,闪烁其中

一生都在废墟中成长

惶惶不可终日,一门心思地活着

人过中年,有时到屋外散步

随身携带一些思想,有时

为避免断流,我得设法

让体内的河水上涨,像时光

漫到弯曲的地方,像命运

打着旋……

每一根水草都领着我走

凭着记忆,我认定

一条河流就是我的前世

绕城而过的河流,像一个

醉酒的人,摇摇晃晃

像芦苇,摸索着流水过河

反复入梦的河床,像长发及腰的

光阴,沉默,波澜不惊

向阳的村庄,在眺望深处

风声渐次出现,鸟翅拍打的河面

如此山重水复,隐隐的炊烟

印满了春天的颜色,浣衣的女子

在展开的流水里,摇曳

柳暗花明的日子

春日若水。喜欢这样的景象

更多的美,在流水的清澈里

每一根水草,都甩着长袖

它们伶仃的足,领着我走

继续写诗

臆想。白描。继续写诗

寡居。品茗。好好活着

隐身。孤独。习惯偏执

一首好诗,在词语之间

埋下伏笔,像命运的隐喻

继续写诗,扶正眼镜

可以爱过,尘世

一厘米的缝隙,写出

爱过人的名字,秋日的表情

嗅几朵花蕊,行几阙小令

相约归隐,相忘江湖

对于唯一的嗜好

尝试感恩、善念,心有戚戚

慨叹,一波三折,拒绝出声

在寂寞的深处,曲水流觞

给爱的人,秘而不宣

此时的月光,贯穿

低处的命运,潦草的人生

止水一泓。这样的书写

把尘世掏空,把自己喊醒

私藏一些眼泪,带着要说的话

掩面,扯住未及涂染的白发

惺惺相惜。键盘接纳的中年

各怀苍茫,有些伤感

禁不住风吹,写到近况时

口齿不清

写 信

不谈风和,不谈日丽

夕阳下叙述,泥土和空气

爱过的草木,是中年至此的沉默

秋天写信,给芦苇

寂静搁浅的惘然,难以释怀的况味

给雎鸠,诗经里的女子

水及它的清澈,一尾游鱼

坚守而泛红的潮晕。给鸟鸣

耗尽一生的叙述,止于绝句

给微信、QQ,键盘上的晚安

十指相扣,美好的爱情

真诚与良善

给远方,梦里的亲人

虚掩的柴门,一瘸一拐的命运

给旁观者,陌生人,各安其道

给一阵风,一阵喊着另一阵

风吹草动,一抹光影

几笔人世,难以言尽

人到中年

人到中年,不会再有一些

湍急的想法,偶尔写分行的

文字。孤独的祈愿,像剩余的雨水

寻找日子的檐角,观心、宁静

一瞥就是惊鸿

不再叙述人间

积蓄的世事,任何部位的疼

不再驻足,秘密的漏洞

秋风掠过的黄昏

已是不惑。看空人生

听晚钟响起,尘世打坐

内心参禅

我还活着

还在惦记,夏天浓密的林子

在雨的直觉里,保持

最初的陈述

五月的下午

万物沉潜,草木安插

在蛐蛐的叫声里,风

来自另一个方向

谢谢惦记,我尚好

独自举杯,自恋在

无限善感的年份

孤单、专注,我还活着

像生前,节制、隐忍

且心智平凡

我坐下来

我坐下来,忙着

写一条短信,在清凉的

午夜

呵呵,眼前,我在灯下

在手机上刻字,写祝福

也写安慰,未及控制的

泪水,在尘世之外

饱含深意

我坐下来,零点三十分

契约加身,在时间的背面

写下:“你若不离不弃

我必终生相依”

我知足

活到现在,我知足

背靠着的时光,一点点老去

时差度量的中年

在沉默的词语间,爬行缓慢

像是生活中某些隐秘的细节

像是声音说着尘世的谜语

像是一切的美好,若有似无

我保持简单的样子

紧闭双眼,想象

窗外,雨打芭蕉

秋已至此

秋已至此,安静的背面

被我唤醒,岸边的芦苇

在空中,伸展手臂

沉默的黄昏,加重了

它们的阴影。我可以出示

幽静的流水,石头上的青苔

多么像我,潮湿的书写

我在爱着,每一株植物

它有落日般的哑语,一派

起伏的稻香,围在我的四周

流动的河水,正经过

大的梦境,睡在草丛里的

虫鸣,漫不经心,不知道

哪一声,才是真实的自己

菊开一半,另一半

抓住倒伏过来的芦苇

秋已至此,在夜里走路

万物静寂。我默念:

书写是另一条河流

我舍不得

我舍不得,那些旧

那些小,那些挨着时光的

灯盏,它窜起的焰苗

四处寻找,飞翔的翅膀

噼噼啪啪。许多剥落的事物

交不出自身微亮的部分

12平米,一个人

锁定的空间。它应该拥有

冥想加重的寂寞,月色、灰尘

被风打开的卑微,像焰苗,一寸寸

收紧自己,也丢失自己

我在这里,灵魂尖叫

噼噼啪啪,火光四溅

(总第011期)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