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石油产业 > 正文

激情柴达木

时间:2019-08-15 19:25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编者按】中国石油从诞生到发展,有高潮有静默,有转折有昂扬,如浩瀚史诗,波澜激荡,壮怀激烈。从古远到近代、现代、当代,留下了无数个神奇的过往和传说。回望历史烟尘,岁月流金,石油如歌。

  从本期起,本刊将走进这些石油故垒,与您一起寻找燃情传奇,倾听能源史歌,缅怀铁血人生。

激情柴达木

 
已建成年百亿立方米产能的青海涩北气田一隅。  

  涩北:“月表”的蓝金记忆

  记者 王晓群 马磊

  汽车越过当金山,一路向南疾行约200公里,海拔陡然升高,天空逐渐变低。地表,盐化干涩,寸草不生,找不到一丝绿色,犹如电视镜头里见到的月球表面。

  这就是传说中的涩北——一个听起来就有点苦涩的名字。询问当地人方才知道,因为处于柴达木盆地东部涩聂湖的北边,故而得名。起初地图上并没有这个名称。1964年,原石油部青海石油勘探局钻井大队在这里承钻北参3井,发现涩北一号气田。气田开发起来,人也聚集过来,地理上就逐渐有了标志。

  汽车把我们带到了北参3井。出乎意外,并没有采气树,眼前只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焦黑大坑。在寂寥的荒原,它就像一枚大地的眼眸,长望天空。

  一问方知,1964年秋冬钻井队钻至3058米,井压突然憋裂地层,气流上蹿,遇到天火迅疾燃烧。一时间,烈焰腾空。一直燃烧到1998年方才被压井熄灭。

  站在坑口,耳畔风声呼啸,燃情一幕如云烟过眼,在讲解员的诉说中一帧一帧地跳出鲜活画面,猩红的火光中,石油人们在高耸入云的井架下迎风怒号。

  北参3井,一个被烈火灼烧过的烙印,记录的是柴达木油气会战岁月中涩北的发现史。而荣耀的柴达木盆地,留给中国油气历史的,远不止这些。

  向西步行5公里,一座巨型浮雕傲然挺立荒原。浮雕上是六名英雄、下书四个大字——浩气长存,这背后有一段关于青海石油的悲壮故事。

  1979年11月4日,涩北气田涩深15井射孔求产。在打开放喷闸门时,强高压气流瞬间咆哮冲出井口,四条管线刹那失控反弹,横扫当场。现场负责指挥的青海石油管理局副局长薛崇仁以及王警民、陈家良、李松安、张忠生、徐寅福6人躲避不及,当场牺牲。

  气井尚在,英雄已逝。抚摸着仍然生产的涩深15井,感受着历史的温度。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涩北大地上崛起了成百上千个气井,一跃而为中国石油第四大气区。如今,走在新征程上的青海油田,正加足马力为甘青藏的蓝天碧水贡献力量。往昔的英雄梦,一个个正灿烂地照进现实。

激情柴达木

 
1976年牺牲在涩北气田的六烈士雕塑。  

激情柴达木

 
北参3井。  

  油沙山:荒原的石油烙印

  记者 安凤霞

  巍峨险峻的赭红色山体横亘眼前,脚下山路松滑,沟壑曲折。随手捡起一块油泥砂,轻轻敲击,剖面潮黑,浓郁的油香即刻蹿入鼻腔。

  这里是油沙山。72年前,正是这看似不起眼却带着异香的土色石块,点燃了柴达木盆地石油勘探开发的希望,揭开了数千米地下宝藏的神秘面纱。从此,飞鸟不还、人迹罕至的荒原在能源地图上有了新坐标。

  1947年5月31日,中国第一支进入柴达木盆地的调查队——甘青新边区及柴达木工况资源调查队从兰州启程,cfwgw 透视,一路向西,跋山涉水,过金鸿山,穿阿尔金山,经七个泉到达红柳泉,进入柴达木盆地西部。

  从初夏到隆冬,艰险的路程使调查队的45峰骆驼死亡1/4。队长周宗浚、队员吴永春、关佑蜀、朱新德等牢记寻找储油构造的使命,克服重重困难,沿途测绘、采样、取标本。在红柳泉一带考察中,调查队听说修筑青新公路的工人曾在红柳泉以东的山坡下捡到一种点火即燃的石块。凭直觉,他们知道这里有戏。一天,冻如冰窟的山沟里,几块沥青跃入他们视野,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远看发白、稍带灰色的东西像大断层。气喘吁吁爬上崖头,用地质锤一敲,掉下来的碎块呈黑色,闻之有油味。接连打下好多块,就地垒起“宝塔堆”,底下架上红柳,用火柴一点,立刻燃烧,火苗有2米高。经过丈量,油沙层露出地表150多米,调查队把此地命名为“油沙山”。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