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宝鸡科教文卫 > 正文

听宝鸡文物讲丝路故事

时间:2019-07-13 08:57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五光十色的琉璃宝器、昂首嘶鸣的“沙漠之舟”、异域风格的古币……宝鸡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节点城市,也是通往西北、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这里出土了很多丝路文物,它们用无声的语言诉说着丝路繁荣、见证着丝路友谊、讲述着丝路故事——

  听宝鸡文物讲丝路故事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藏的骆驼俑

  石榴纹黄色琉璃盘

  四瓣花蓝色琉璃盘

  盘口细颈贴塑淡黄色琉璃瓶

  阿尔巴尼亚古币拓印图

  法门寺琉璃器

  以包容之心促进文明交流互鉴

  在古代,琉璃被认为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是中国五大名器之一。早在明代小说名著《西游记》中就有这样的描述,沙悟净原为天宫中的卷帘大将,因在蟠桃会上打碎了琉璃盏,被贬下界,可见琉璃制品之珍贵。

  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光亮透明、晶莹润泽的琉璃器,一直受到古代达官贵胄的喜爱。一千多年前,一批珍贵的皇室琉璃器,被小心翼翼地封存在扶风的一座宝刹地宫内。时间到了1987年,考古人员在法门寺地宫中发现了20件工艺精湛的琉璃器。其中,有13件是晚唐僖宗的宫廷用品,除中国器形的茶盏和茶托外,有11件是典型的伊斯兰琉璃器;其余7件,应该早于僖宗时期,有的具有东罗马元素,有的具有波斯风格,有两件素面圈足盘甚至不排除本土生产的可能。这批精美的琉璃器,是研究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实物遗存。

  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琉璃器中,有发现时代最早的釉彩玻璃,也有具有明显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特征的琉璃器皿,它们采用了吹制、刻花、描金、釉彩等多种制作手法。专家认为,这些充满异域风格的琉璃器是沿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又被当时的皇室供奉到佛教寺院中,这说明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不同文化间已经实现了高度交流和融合。

  在唐代,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往来非常发达,这些琉璃器与香料、工艺品等一起沿丝路传入中国。关于“法门寺出土琉璃器是如何来到长安”,法门寺博物馆馆长姜捷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说这批琉璃器中,早于僖宗时期的7件文物,应是通过陆上丝绸之路运抵长安的,而另13件琉璃器,则是经海上丝绸之路到达的。他强调,安史之乱是中国与欧亚交流的一个“分水岭”。

  唐代中期,安史之乱爆发。吐蕃越过昆仑山北进,侵占了西域的大部,而我国北方地区战火四起,国内丝绸、瓷器等产量不断下降,商贾也唯求自保而不愿远行。诸多原因,导致陆上丝绸之路闭塞,此后海上丝路取代陆上丝路成为中西往来的主要通道,广州、福州等口岸随之走向极盛之境,达数世纪之久。近年间,考古人员在扬州、福州等地发现了部分唐代伊斯兰玻璃残片,这也是西亚琉璃器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传入我国的一个有力证据。

  姜捷表示,这批琉璃器的存在,体现了开放的唐朝对于异域文化的包容心态,是中外文化和谐共存、合作交流、互鉴发展精神的一个重要体现。

  骆驼俑

  以艺术之美再现丝路繁荣景象

  “叮叮当当”,一阵清脆的驼铃声,划破了广袤大漠的沉静,一匹匹温驯的骆驼,满载着货物跋涉在丝绸之路上。

  骆驼,亦名橐(tuó)驼。《尔雅》:“橐,橐也;驼,负荷也。今云骆驼,盖橐音之转。”《山海经·北山经》:“号山阳之光山,兽多橐驼,善行流沙中,日三百里,负千斤。”《史记·匈奴列传》:“其奇畜则橐驼。”《汉书·西域传》:“鄯善国(楼兰)多橐驼。”

  公元前138年,张骞从长安出发,凿空西域,自此中华文明开始了长达千年以丝绸之路为纽带,与西方文明的交流和对话。汉唐以来,通往西域的三条道路,无不是戈壁连着戈壁、沙漠连着沙漠,形成绵延数千里的瀚海奇观。风来沙走,漫天黄尘,干旱缺水,骆驼耐干旱,驼峰可以储存大量脂肪,必要时可转变成水和能量,以维持生命活动。在《史记·匈奴列传》中,称骆驼为“奇畜”,奇就奇在它超乎寻常的生物特性。

  往来于丝路的人们通过远征追逐梦想,而有着“沙漠之舟”美誉的骆驼,在古代交通工具匮乏的岁月里,成为丝路古道上最为亮丽的一道风景。骆驼俑在丝绸之路沿线的许多国家和地区被发现,它们或曲颈昂首,或张口嘶鸣,或与胡人相伴,或结队成群,再现古代丝路上的繁荣景象。

  在宝鸡地区的唐代墓葬中,出土了不少形态逼真、造型生动的骆驼俑。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藏的两件骆驼俑,引颈昂首,后肢直立,前腿略弯,它们仿佛刚从卧姿直身而起,准备踏上东行的征途。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