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宝鸡美食 > 正文

第 1 部分阅读

时间:2020-06-18 11:12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三哥……我受够你对我这么好了,我有些腻烦了,再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忍不住要出轨了……」

    那天,小舞用开玩笑似的语气对他这么说,他相信小舞不会随随便便说这种话的。

    一声浪过一声的Yin叫从一个神圣的殿堂传出,画面一转,见到一个绑着蝎子辫的女子坐在蓝色长发男子身上,上下挺动,微眯的双眸中,有无法帮助的春色。

    白皙的玉体早已沾满了汗水,一双芊手撑住男人的胸膛,小嘴再也藏不住她心中那股Yin荡劲儿,「恩……三哥……好……好棒……好深……鸡芭……顶到……人家的花房了……烫……烫死……嗯……啊……烫死……人家了……「多年的时间过去,他们俩早已不是什么雏鸡了,Yin秽之语说来就来,没有丝毫的羞涩。

    唐三用力地捏住小舞的|乳|珠,似乎要把|乳|珠一把扯下的感觉,「小Sao逼,乱叫么……忘记了怎么叫我的吗?!」

    小舞醒悟过来,立即改口,「啊……对不起……啊……主人是……啊……是小兔兔……嗯……的错……哦……主人……小兔兔……小兔兔要去了……啊……给……给小兔兔一个痛快……「

    这是他们不久前才开始玩得小游戏,在床上Zuo爱的时候,唐三会变得冷酷无情,对待小舞就好像对待一个充气娃娃一般,根本不考虑她的哀求声,而小舞很顺从地听他的话。说不定每个女人都有成为m的潜质,而小舞的m点便是从语言开始羞辱。

    「那说一句好听一点的,Sao逼。」唐三用力地拍了一下小舞的屁股,在一声「呃」的轻吟中,小舞的身体挺了挺,Ru房也跟着晃了两下。

    「主人……好主人……给……给Sao逼兔兔……你的Sao逼老婆高潮吧……人家要……啊……滚烫的……Jing液……啊……」

    其实唐三也忍不住了,在小舞一声浪过一声的请求之下,他忍不住地将小舞的花房都给浇满了,这一发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

    小舞喘了一两声粗气,将鸡芭从自己小|穴中抽出来,细细舔净,最后她还把头发放下,把头发当做毛巾帮唐三清理干净。其实这时唐三已经恢复了正常了,但是小舞以既然是羞辱那么就羞辱的理由来让唐三不要阻止自己。

    唐三也是无奈,为好认同妻子的说法,看着她帮自己清理干净。

    唐三坏坏一笑,「小舞,既然要玩了,那么就彻底一点好吧。」小舞歪了歪头,等待着下文。

    唐三微微笑,「这么多年来,一直心疼你受不了,这回我真的很想玩,所以,小舞,陪我玩一次sm吧,我做主人,你做宠物。」「好……」

    「哥,开始吧……」

    小舞穿着精致漂亮的衣服,双手摩擦着,似乎很紧张。

    「把衣服给脱了,然后跪下来。」

    小舞迟疑一会,脱掉自己那粉色的小马甲,随后短裙,上衣。然后跪在地面上,等唐三发话。

    「头发,内衣,袜子鞋子这些呢?」

    她站起身来,把身上剩余的衣物全部脱了,再次跪下,等待唐三的发话唐三站起来,围着小舞转了一圈,然后进屋不知道弄着些什么。

    他出来了,怀里还抱着一小桶不知名的液体。

    「转过身,翘起屁股。」

    说罢,便是用脚踢了一下小舞的奶子。

    小舞很听话,轻轻磕了下头,转身背向唐三屁股微微翘起。

    孺子可教也,唐三在这惊叹小舞的奴性,拿起大针筒,轻踢了一下小舞的屁股,「翘起来。」

    「是。」

    唐三抽了一筒液体,把针筒塞进小舞的菊花之中,一个挤压,里面的液体都进了小舞的身体里面。

    冰凉的液体流入身体当中,让她不禁「啊」地轻叫一声,随着液体的越来越多,小腹也渐渐开始涨大,有些疼,而且有些想要去厕所的感觉。

    「三哥……不要啦……不要再来了……人家……小兔兔受不了了……不要再灌进来了……再进来……小兔兔……就……忍不住了……啊……好烫……为……为什么身子……会这么……烫……啊……啊……啊……「小舞本事哀求的声音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声声娇吟。

    「起来,尽量搅晃你肚子里的液体,至少坚持十分钟。」「是。」小舞脸带红晕,回应道,搓着玉|乳|,好似在跳舞一般地蹦蹦跳跳,涨起来的肚子也跟着上下晃起来。

    唐三看着小舞这个舞蹈,在心里面再次叹了口气。

    十分钟已过,小舞也无法再忍下去了,一声洪亮的叫声之下,菊花和小|穴同时喷出黄白之物,地面上的衣服全都是小舞的东西。

    「好脏,贱货吃掉……」

    唐三并没把话说全,但是意思表明了。小舞还是懂了,再次跪在地上,伸出小舌头把自己喷出来的黄白之物通通吃干净,偶尔还会说说这是我最喜欢的裙子袜子之类的。

    突然觉得很过瘾的样子,臭臭的味道让她有些陶醉,最让她陶醉的莫过于唐三对她使坏,一路上太过顺风顺水,让她不禁有种厌倦,若不是出于自己真的爱极了唐三,也出于自己了解唐三爱自己的感情,不然的话她真的会好像那些荡妇一样出轨了。

    舔食完自己的粪便,她忽然觉得发烫的身体更加烫了。

    「海神大人,我想要……我想要……想要海神大人的『赐福』。」小舞完全代入角色了,她妩媚地舔了一下嘴唇,眼眸中透露出来的情意和诱惑是多么直白。

    但唐三还是依旧没有动容,他抽出一个拂尘,用力地挥下。

    啪地一声,拍在小舞的身上,用力打,而且还有神力加成,所以在小舞那白净的皮肤下留下淡淡的红印,让她不禁叫了出来。

    「海神大人好痛呐!我……小兔兔……小兔兔不要了……小兔兔很痛……海神大人……住……住手呐……」

    小舞的苦苦哀求唐三并没有心软,反而威力越来越大了,在敲打的过程中甚至还有点出血了。

    「啊……」

    发了数十下,小舞终于高潮了,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身体很烫,很想要鸡芭。

    她哪怕不能和唐三做,也想吃吃他的鸡芭,这样才能舒缓她自己的春意。

    唐三慢慢地开始凶起来了,手持一根一米长,宽20厘米的棒子,打在了小舞身上,棒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光滑,上面还带着一些倒刺,一棍打在小舞身上,打得小舞Yin叫起来,也打得她身上有血溅出。

    「海神大人……三哥……不要了……啊……人家……受不了了……啊……」哀求声越来越弱,同样的呼吸声也变低了,唐三才停住了打小舞,只是脱掉裤子,把鸡芭对像小舞的俏脸,变态的Xing虐几乎让唐三忍不住要爆操小舞,但还是残余了一点理智,没有动手。

    小舞看到梦寐已久的鸡芭出现在自己跟前,她艰难地伸出手撸动Rou棒,并伸出舌头舔弄,舔弄了好一会儿唐三才在她口中射了出来。

    「吃掉。」

    她听话地将Jing液通通吃下,然后让人觉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舞身上的伤势渐渐恢复了,而且刚才微弱的呼吸声也渐渐变粗起来了。

    唐三用夹子夹住小舞的|乳|头和小豆豆,说道:「其实这是一种Xing虐专用的春|药,主要是用来开发女人的Xing虐待敏感带的,只要吃下男人的Jing液就会恢复正常了。」

    「那……啊……哥……为什么人家……啊……还是觉得……烫……人家还想要……更多的……Jing液……」

    她搓着Ru房,食中二指抽插着小|穴,再一次苦苦哀求唐三给予他Jing液。

    「……估计还有一次作用吧,我放了很多下去的,我会把小舞你的敏感带必须开发到极致的,来,恢复了继续。」唐三挠挠头,说道,说罢把小舞放到一张合欢椅上,神力输入,一股电流冲击小舞全身。

    啊——!!

    一声惨叫响彻宫殿,小舞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属于自己一般,虽说电流不大,只是让她感到有些酥麻,但是绝不同以前那般轻松愉快。

    唐三再次输入一道神力,电流再次冲击小舞全身,这一次却是有点小奇怪,她居然有点小兴奋,好像快要潮喷了。

    「啊……海神大人……人家……人家……小兔兔还要……还要更激烈一点……啊……嗯……人……小兔兔……小兔兔承受得了……再激烈……再激烈一点…

    …啊……「

    小舞开始语无伦次了,她无法忍耐电流的刺激,小|穴喷出了一股泉水,脸色红润,可谓是兴奋到了极点。

    「那就让你体现一下更厉害的。」唐三邪恶地笑了笑,把另外放的三根长线连接到了小舞身上的三个夹子上面去,然后放出比之前还要强的神力。

    电流再一次的流向小舞的全身,最为让她感到刺激莫过于是两颗粉嫩的|乳|头和小豆豆。

    「好棒……真的好厉害……三哥……人家……小兔兔好舒服……啊……」再次潮喷,小舞喘着粗气,满眼春意地看着唐三,似乎等待着更厉害的调教。

    「好吵。」唐三嘿嘿笑了笑,蹲下来拿住一个粉红色的口球,在小舞眼前晃了晃,「小宝贝,这是你最喜欢的粉红色哦,让我来为你带上吧。」说完就扣在了小舞的嘴上。

    苦恼了一会儿,进屋拿出几根略粗的绳子,将小舞的四肢捆住。然后拿出一根熊熊燃烧着的蜡烛,烛身倾斜一滴蜡滴在了小舞的Ru房上。

    「呜呜呜呜呜……」

    小舞双眼瞪大,眼珠打转似乎快要哭出来了,不断地反抗。

    一般来说滴蜡的蜡烛会降温一会儿才滴下来才不会让女子这么烫和痛,还能让她体会到快感和略微的疼痛。但是唐三没有,他拿完全发烫的蜡烛给滴下来,烫得小舞眼泪都留下来了。

    转移地方,这次滴在了荫唇上。

    「呜呜呜呜呜呜……」

    小舞不停地扭动,想要挣脱束缚,但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挣脱,眼泪无法止住地流下来。

    唐三抚摸着小舞俏脸,「这明明是你想要的,为什么不好好接受呢?小舞。」他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小舞的眼泪舔了好一会,才转移阵地,和小舞一起含住口球,舌头将流出来的口水通通吃光,轻笑:「小舞无论吃多少遍你的口水都是那么的香甜呀。乖,咱再来一次就不玩这个了好不好。」小舞摇头,不断地呜呜呜地叫。可是唐三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拿多了一根蜡烛,一起滴下去,痛得她哭出了眼泪来。

    「小舞你知道吗?自从你对我凶那一晚开始开始,每晚我都会趁你睡觉,对你撸了两发,一发射在你的脸上,另一发你知道在哪里吗?」唐三摸着小舞那光滑的俏脸,问。他从自己身边拿出一瓶|乳|白色的液体,解开小舞的口球。

    「在这呢,来,喝下去。」

    他拧开瓶盖,灌着小舞喝完了这瓶Jing液。

    唐三把小舞从合欢椅上放下来,把一个项圈和一个小兔尾巴扔给她。

    「既然一直称自己为小兔兔,那么就真的出去做一只兔子吧,反正你也是一只兔子。」

    唐三说道。

    「是……」

    小舞红着眼睛,带起那个项圈,唐三扔来一根绳子,她把绳子轻松地扣在了项圈上,然后瓣开屁股,把兔尾巴样式的肛塞塞到屁眼里头,因为唐三没有给她兔耳,所以她大概猜到要用自己那兔耳发饰,因为蝎子辫太过繁琐麻烦了,所以就结成马尾,然后套上了发黄的兔耳发饰。

    活像一只小白兔,若是无视那些红蜡的话她跪在地面上,嘴唇亲着唐三的鞋子,似乎等待着唐三的赞赏。

    唐三没有在语言上赞赏小舞,但他却是将小舞绑在柱子上,一股忍耐已久的尿从小舞头上淋下来。而小舞就是眯着眼享受这股清凉。

    「这是给你的奖赏,贱货!」

    「谢谢主人……」

    她将唐三的尿舔净,磕着头。

    「你今晚就在这睡吧!」

    「是,主人。」

    这是霍雨浩成神的三十年后,一群大男人蜗居在戴沐白家喝酒,喝着喝着就起兴了,大呼大喝起来。

    霍雨浩搬着几缸酒,头顶一盘刚煮好的下酒菜,在这里他辈分最小,所以他负责干活。

    「最近和竹青做兴致不太高了,什么Xing虐,调教和菊花什么的都玩过了。」身为老大的戴沐白第一个发话,带着酒气说着自家的性事。

    听到这些,最闷闷不乐的莫过于马红俊了,妻子死了,他自己一个人过着孤独的生活,神界没有妓院,他没法泄掉自己一身邪火,在这里他也不好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忽然一声大叫打断了胖子的思绪奥斯卡的声音似乎带着哭腔了,「老大啊,你家竹青这么听你话算很不错的啦,我和荣荣做,她做主导也就算了,你猜怎么着,陪我玩了一百年后,居然当着我的面出轨,初初只是亲亲抱抱,后面居然做起来了,你知道有一年荣荣怎么和我说吗?她嫌我鸡芭小!」他站起身,脱掉裤子,露出了一个长七寸的鸡芭。大家都那么熟悉了,自然不会多笑话什么。

    最后他还哭起来了,借助酒力,奥斯卡把最不该说的事情说了出来,大家都连忙安慰他。

    唐三似乎被点醒了一样,「干脆我们也一不做二不休吧,既然她们迟早会出轨,不如先宜了自己兄弟。」

    除了正在哭泣着的奥斯卡,众人纷纷点头,望的最多莫过于马红俊了,其实比起奥斯卡最苦的莫过于他了,就当是便宜了自家兄弟吧。

    戴沐白看着霍雨浩,说道:「雨浩你也来吧,我知道你和舞桐有两年没做了。」霍雨浩不敢忤逆老祖宗的意思但是老丈人在这,起码得问问老丈人同不同意。

    只见唐三点了点头,他松了口气,然后道了句好。

    就这样敲定了一场Yin乱的盛宴。

    四天后,当所有人做通了自己妻子的思想工作后,就在唐三家里集合,一起开现场派对。看到眼前这般场景,霍雨浩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唾液,从来没见过穿得这么性感的女人们。

    小舞穿着一件粉色的长裙,与别的长裙不相同的是这条裙子,上面点缀着银色的碎片,好不精致,下面却是透明的,黑色的森林,白嫩,修长的腿全部展露出来,双手只是套着一个金色的手链,而脖子上扣着黑色的皮质项圈。脸上没有添加任何粉末,素面对人,褐色的长发也没有向以往一样扎成蝎子辫,而是散开,宛如银河一般璀璨。

    宁荣荣的装扮却是特显贵丽,黄|色的抹胸长裙,披上一件透明的披肩,在嘴边抹上口红让人不禁想要亲吻她的小嘴,粉色的头发微卷,让人仿佛感觉到邻家少女,又让人有种把这贵妇扒了的冲动。

    对比小舞和宁荣荣的打扮,朱竹清的打扮略显平淡。一件黑色碎花的和服,束腰在恰当的地方束起,让人看到那宏伟的奶子,短裙之下,露出了长腿。而她的头发上却是戴着一朵小花,让她的妩媚更进一步的提升。

    唐舞桐的打扮也很华丽,一件粉蓝色的旗袍,裙摆及脚,但分叉很大,从侧面去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的荫毛,穿着白色的长筒袜,胸前开了一个洞,隐隐约约看出是心形,奶子白露出来,特显诱惑。长发及腰,并戴上了蝴蝶发饰。

    小舞等人扫了对面一圈,有些苦恼。

    毕竟不够分的,女人不够男人多,所有肯定有一名女子去和两名男子作战的。

    怎么办呢?

    四女苦恼地想了想,来了个抽着。在五张小纸条上写上男人的名字,包成小纸团弄乱,直到她们都不知这是谁的时候才开始摸了。

    小舞那张写着霍雨浩的名字,而宁荣荣的是马红俊,朱竹清是唐三,而唐舞桐的是奥斯卡。

    「大伯怎么办?」唐舞桐问道。

    「这样吧,让老大他蒙着眼睛转四圈,我们乱排位置,老大指向谁,谁就来好不好。」宁荣荣呵呵一笑,说道。

    「这个提议好啊!」

    其他三女附和,然后宁荣荣将抽签结果告诉了众人,然后再和戴沐白说他的选择方式。

    唐三从里屋找来了一根不透光的黑布,绑在了戴沐白的眼上。

    戴沐白转的时候,四女不断轮流转变位置,直到四圈结束,戴沐白手指指着的方向正是唐舞桐。

    唐舞桐的脸色惨白,她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同时应付两个男人,但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同了这件事。

    各女都找了自己的拍档,准备要开始了。

    小舞坐在霍雨浩的身上,双手抱住霍雨浩的脖子,笑呵呵地看着他。

    霍雨浩推了推小舞的肩膀,「妈,别!」

    小舞摸着霍雨浩的脸,「小雨浩真可爱,准备做在一起了,还叫妈啊,叫人家小舞就好啦!我替你那不懂事的岳父安慰安慰下你吧……」说罢,把霍雨浩的头埋进了自己的胸前,奶子闷的霍雨浩有些透不过气,小舞松开霍雨浩的头,继续笑了句真可爱,亲亲吻过他的唇,然后一路往下亲着,小手抓住鸡芭平缓撸动。轻轻地吻住|乳|头,不时伸出舌头舔玩和用牙齿轻轻磨咬。

    大拇指伸出来玩弄着Gui头,不时用指甲来挤压一下,看着Gui头冒出点点粘液,小舞把拇指舔干净,然后蹲下来看着高高耸起的鸡芭。

    这条鸡芭不比唐三的小,却要比唐三的粗上不少倍。第一次使用除自己老公以外的鸡芭,还是有一点点小紧张的。

    小嘴亲吻Gui头,不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Gui头,看着霍雨浩的脸色,小舞不禁笑了。

    张大小嘴,将Gui头含进嘴里或吸或舔,有时还用牙齿轻刮了一下。吐出Gui头,舔弄棒身,小手认真地把玩睾丸。

    看到小舞那么娴熟地服侍,霍雨浩今天的第一发射在了小舞的嘴里,她的小嘴含不住那么多Jing液,多余的从嘴角溢出,流到衣领上。

    真Yin魅,霍雨浩扑上前,准备将小舞推到,但是却被小舞一个蹬腿踢在了地面上,「真猴急。」

    「小雨浩啊,没见过女人自蔚吧?」

    霍雨浩摇头。

    「就让你见识一下。」

    小舞双手搓|乳|,搓着搓着,一只手伸到裙子表面,不停玩弄自己的小豆豆。

    小腹和裙子之间隐藏着一条拉链,她拉开拉链,裙子从身体上滑落,脱掉上衣,轮露出自己的身体。

    她从椅子暗格里取出一枚跳蛋,神力输入,跳蛋嗡嗡地跳动起来,另一只手也努力地揉着自己的Ru房,双眼迷离地看着霍雨浩。

    「嗯……啊……雨浩……嗯……把……雨浩的……嗯……啊!」小舞双腿蹬直,脚趾大幅度地分离,香舌吐出,揉的速度渐渐加快,变成了捏,一声「啊」过后,她情不自禁地喷射出了大量的液体,把地面上的衣服全部浇湿了,还有好几滴粘液喷到了霍雨浩的脸上。

    她没有看向雨浩,而是把沾满Yin液的跳蛋给舔干净,在舔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眼神飘向越来越大的鸡芭。

    「哎呀,小雨浩,你脸上怎么会有小水儿呢?来,让我来帮你舔干净。」说罢,趴在霍雨浩的身上来帮他舔干净自己的Yin液。

    继续抓住鸡芭撸动,|乳|头也因为小舞的舔弄而壮大。

    「小雨浩啊,来,乖乖躺着,让你见识见识人家的技术。」小舞的玉足轻轻踩在了鸡芭上,玉足柔软,没有任何的死皮。足弯磨蹭Gui头,松开Gui头整个脚掌在棒身磨蹭,脚趾不时触碰一下Gui头,再次伸出另一只脚一块摩擦,摩了一会儿,她微微低头,吐下口涎把它慢慢磨均匀。

    「岳母……我……」霍雨浩涨红了脸,有些忍住不住了。

    「哎呀」地叫了一声,小舞不知道按住了哪里,霍雨浩顿时没有了She精的欲望,但是还是那么肿大的鸡芭需要找人来帮忙消火。

    「雨浩,小舞这里从来没有被人开过苞,来,帮我开了,在你们来之前,我可是个彻底洗干净了哦!」小舞背对霍雨浩,瓣开自己的屁股,露出了自己那还是粉色的屁眼。

    看到如此诱人的屁眼,霍雨浩走上前,忍不住地伸出舌头来品尝。

    「啊……嗯……嗯……雨浩……那……嗯……那里好脏……的……嗯……」似乎出于报复心理,霍雨浩的手指触碰着小舞的豆豆,却发现整根手指都湿了,他松开了嘴,把手指伸到小舞嘴唇边,她嘟囔了一句真坏,就把手指头含进嘴里,像是吸Rou棒一样吸吮。

    吮净后,霍雨浩握住鸡芭对准了小舞的菊花,缓慢插入,为的是让小舞做好了心理准备。

    啊!!!!!

    在小舞完全放下心的那一刻,霍雨浩完全刺入,痛得小舞一声尖叫,处子血从屁股两瓣流出来。

    「呜……咕……」

    小舞咬住嘴唇,怎么也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虽说经历过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会觉得有什么疼痛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哭出来。

    霍雨浩未等小舞缓过神来,继续做挺腰活动。

    「呜……好痛……雨浩……不要……不要这样……停下来……小舞痛死了……」小舞这会真的哭出来了,不停地哀求着霍雨浩停下来,但是霍雨浩依旧不听,继续挺腰,不时抽出一点小舞这会真的哭出来了,不停地哀求着霍雨浩停下来,但是霍雨浩依旧不听,继续挺腰,不时抽出一点血出来。

    「嗯……啊……不要……啊……嗯……好舒服……啊……嗯……嗯……雨浩……快一点……人家……人家不怕痛了……再快一点……嗯……啊……」慢慢地,一种快感由屁眼延伸到全身,小舞情不自禁地叫起来。听到小舞的Yin叫,霍雨浩的律动越来越快了。

    他道,「岳母,你的身体里面好紧,好……好厉害……」除此之外,他找不到任何形容的词,除了加快动作让自己和小舞更舒服以外,没有任何的举动。

    小舞以自己强大的腰力转身,吻住了霍雨浩的唇,吐出香舌与他的舌头相互缠绕起来。

    「都已经一起做了,别叫名字了,太伤情趣了,叫人家的名字。」小舞微微一笑,说道。

    小舞听到霍雨浩喃喃地叫住自己的名字,不禁笑了笑,将霍雨浩的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面。

    霍雨浩明白她的意思,双手用力地捏住小舞的奶子,捏了一会松开,双指夹住|乳|头,不断地往外拔。

    「好棒……好厉害……再……再大力一点……人家的奶子……好舒服……啊……好爽……」

    霍雨浩继续加速抽动,大概过了五分钟,他忍不住射在了里面。

    抽出Rou棒,上面不仅粘着自己的Jing液,还粘着小舞的血和点点粪便。小舞转过,把Gui头舔净,然后又用头发把鸡芭完全清理干净之后,对着霍雨浩瓣开双腿和荫唇,轻笑:「来吧,这次是人家的小|穴哦!」听着诱惑的话语,看着屁眼缓慢流出红白Jing液,霍雨浩再一次提枪上马。

    小舞双腿夹住霍雨浩的老腰,小嘴止不住地发出了娇吟,「嗯……好棒……早就知道……嗯……雨浩你……这么大了……早……啊……早就该……让……啊……让你操了……雨浩……人家的……小|穴舒服吗……」霍雨浩喘着粗气,「舒服……太舒服了,比舞桐的紧多了,要不是我操她的时候流血了,知道她是Chu女的话,我早就以为她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给我带了多少顶绿帽了!小舞,你知道吗?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操你了,妈的,为什么你要长得这么清秀丽人呢,这样我真的忍不住把你操成荡妇!」「来……嗯……来把人家……操成……操成荡妇……人家……小舞……小舞要给……唐三带……带绿帽!啊……啊……啊……雨浩……小舞……小舞悄悄告诉你哦……啊……嗯……小舞……啊……今天是……危险期……啊……怀上了的……啊……人家一定会……生他出来……的哦……啊~~」霍雨浩听闻,早已兴奋到了极致,鸡芭涨到最大,顶到了小舞的花心,挺腰的动作来回重复,越来越快了。

    小舞双手抱住了霍雨浩的脖子,舌头微微吐出,舔了舔嘴唇,似乎很是享受,霍雨浩见到如此诱惑的场景,低下头再次和小舞亲吻起来。

    舌头交缠的时候,霍雨浩已经止不住地射在小舞里面,他并没将自己的鸡芭从小舞里面抽出来,而是留在了里面,等自己的鸡芭彻底软下来,但是估计是不可能的,那紧凑的肉壁快要让他窒息,马上开始第三轮的抽插。

    「啊……雨浩……真的……好爱你哦……好棒……」听说朱竹清的洗浴技术一流,唐三马上拉着朱竹清进了自家洗澡间。朱竹清羞涩地解开裙带,短裙和服滑落,里面竟是没有穿任何衣服,露出了褐色的皮肤,略显健康。

    朱竹清跪在唐三跟前,微笑道:「让竹青为三哥服务。」唐三搬来一块气垫,自己躺在了上面,等待着朱竹清的动作。

    朱竹清呵呵一笑,将沐浴露涂满自己全身,然后整个人躺在了唐三的身上,上下有规律地移动,|乳|头磨蹭着唐三的身体,不时发出一声声娇吟。

    双|乳|夹住大腿,再次磨蹭,直到脚趾头的时候,她将每一根脚趾都含入嘴里吸吮。

    「三哥,疯狂猜图红色品牌,来吃人家的奶子,来之前人家打了涨奶针,现在奶子很涨很不舒服啊!帮人家吸吸吧!」朱竹清把奶子放到唐三嘴边,说道。

    唐三也合作地把奶头含进嘴里,伸出舌头,不停地扫动着|乳|头,朱竹清在Yin叫之余还将丁点|乳|汁射入唐三嘴里。

    「三哥,好喝吗?」朱竹清抚过额前的发丝,微微一笑。

    唐三点点头,坐起来。朱竹清似乎了解他的意思,走到他的背后,腰肢扭动,双|乳|继续蹭着唐三的后背。

    「哦……三哥……你的皮肤真硬……蹭得人家的|乳|头……好痛……但是……啊……好……好舒服……」朱竹清陶醉着,扭动腰肢的速度也加快了。

    「竹青,我来便意了。」唐三说着,他听说朱竹清和戴沐白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敢玩,所以他才说出这样的话,毕竟有些东西自己不敢在小舞身上玩。

    见唐三站起来了,朱竹清再一次地会意一笑,「好啊!」她蹲在唐三后面,张大嘴巴,等着唐三后面的动作。唐三转身,鸡芭甩向朱竹清的脸,一股尿尿在了她的脸上,朱竹清则把尿液通通喝掉。

    拿了一盆清水把自己的脸洗干净后,就将自己未做完的事情统统做完。

    双|乳|夹住鸡芭,上下撸动,时不时她低头舔了舔。

    「啊……竹青,你的奶子真柔软,夹得我舒服极了!」唐三舒服地道,感受着朱竹清那细心的服务。

    在几次上下移动以后,唐三彻底射在了朱竹清的脸上。朱竹清把Jing液吃净后,帮唐三清理干净Jing液的残余。

    然后拿起一盆清水,平缓浇在唐三身上,帮他洗干净身上的沐浴露,呵呵地对唐三说:「三哥,是时候了,人家已经痒得不行了!」唐三看着那Yin水止不住的小|穴,开始提枪而上,看上去不怎么粉嫩的小|穴有一点点松,却出乎以外的舒服,大概可能是因为长期经过戴沐白的调教,她懂得了怎么样去伺候男人才能让男人最舒服。

    「啊……啊……小|穴……小|穴……啊……小|穴要被操翻了……啊……三哥……好厉害……」

    朱竹清一边叫一边拉着唐三的手往自己的胸部靠近,唐三揉捏着她的奶子,一边操着朱竹清,听着竹青的Yin叫。

    他低头含住朱竹清的奶头,|乳|汁射入口中,正好止渴。

    「啊……三哥……奶子好痒……好……好涨……小|穴……小|穴好烫……好厉害……好……棒……人家早泄了……泄出来了……啊……」朱竹清今天的第一次泄了出来,但是唐三还没交货,所以继续奋力而上。

    「明明人家刚刚高潮了……啊……还要这么用力……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还没射出来……嗯……射出来……嗯……三哥……来嘛……嗯……将你的Jing液……嗯……射给人家吧……」

    唐三还是忍不住快要射了,但是他却把Rou棒从朱竹清体内抽出,射在了朱竹清的奶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再次插入她的体内。

    「啊……明明刚刚……刚刚才射了……却还是……啊……这么精神……啊……好……好厉害……三哥……这……这一次……一定要射在……射在人家的里面啊……好烫……」朱竹清面容含羞,做出了哀求的表情更是美不胜收,唐三咬牙,继续奋力抽插。

    「好快……好快……嗯……好厉害……好棒……再……再快一点……嗯……三哥……快……快把人家……洞穿了……啊……用你的……海神三叉戟把……嗯……把人家……彻底给……洞穿了……啊……人家要去了……啊!!!!!!」朱竹清再次泄了,这一次滚烫的Yin液冲击着Gui头,酥麻的感觉让人感觉妙不可言,这回Jing液射在了朱竹清的体内。

    「Jing液……来了……好棒啊……啊……啊……」朱竹清翻了个白眼,爽翻了过去,唐三抽出鸡芭将没完全射完的Jing液射在了朱竹清的脸上,然后将鸡芭强行塞进朱竹清的口中,搅拌干净两人拍着手掌,十分期待着一场表演,唐舞桐羞涩地现在平台上,道:「那,开始咯……」

    引来了一声浪过一声的狼叫。

    戴沐白开启了一首激昂的音乐,唐舞桐跟着音律轻缓跳动,还没到第一段开始,所以她打算平坦地过了这一段。

    音乐慢慢变得欢快起来,唐舞桐活动的范围也慢慢变大,腰肢和臀部尽情摆动,双手也开始移动了。

    她摸着自己的脸颊,一直摸到嘴唇,把玩了一下自己的唇瓣,像是勾画自己的唇瓣的轮廓一般,香舌吐出,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音乐慢慢地开始更欢快了,她也高兴地一跳一跳,胸部也跟着晃动,让人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慢慢地音乐节奏再次放慢,唐舞桐双手搓|乳|,酥|乳|停止晃动,唐舞桐就开始了好戏了。

    她解开了扣子,露出了里面的绿色肚兜,鸳鸯的头部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看来她为了突出自己的复古风特地穿上了这些内衣。

    蝴蝶发饰从头发滑下,乒的一声掉在地上,旗袍从身上滑落,露出了白色的亵裤和绿色肚兜,解开绑腿袜的绳子,把袜子和鞋子脱掉,音乐刚好结束。她双手附在身后,挺了挺身体,让奥斯卡和戴沐白看得清清楚楚,小脸涨红,小嘴微微喘气。就普普通通跳个舞不可能会这样的。

    看到唐舞桐身上的汗水,他俩才会心一笑,原来唐舞桐来之前为了壮胆,偷偷吃了两颗春|药,现在药效正猛,再加上舞桐的羞耻心可谓是荡妇一个。

    「好了吧?」唐舞桐低头问道,她真的受不了了,本来还可以承受,但是现在这股燥热越来越厉害,根本压制不住了。

    戴沐白才没这么容易让唐舞桐得到好处,「小舞桐,说说雨浩不在家的时候你怎么去安慰自己的吧。」

    「大伯,你坏……」虽是这么说,她还是开始了自蔚,毕竟为了快点得到Rou棒。

    她坐在地面,双腿尽量分开,让两人看见自己的小|穴,一手搓|乳|,另一手有节奏的磨蹭自己的荫唇,「啊……啊……嗯……啊……Rou棒……想要……嗯……大伯……二伯……给……嗯……给人家……厉害……的Rou棒……嗯……吧……嗯……」

    双眼迷离地看着奥斯卡和戴沐白涨大提起的Rou棒,香舌舔了舔嘴唇很是渴望。

    「唉……小舞桐,我看不下去了,来给二伯吹一个!」奥斯卡还是有点良知的,知道自家侄女欲火焚身,所以赶忙把自己的鸡芭送到她的口中。

    迷离的双眼看在鸡芭出现在自己眼前,不顾一切地上前含住Gui头,香舌快节奏地舔玩Gui头,虽是被欲望吞噬了理性,但是技术还在,把奥斯卡爽得嘶嘶声。

    「小舞桐,你的技术真好,来,让伯伯见识一下你能不能吞掉伯伯的鸡芭。」奥斯卡抱住唐舞桐的头,鸡芭不停地塞入唐舞桐的喉咙里面。

    唐舞桐尽量放松自己,任由奥斯卡插入自己的喉咙,这种快感仿佛有人在抽插自己小|穴一般。她已经清晰地感觉到鸡芭已经到达了自己的喉咙( 斗罗h斗罗大陆1和斗罗大陆2一起干 )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