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宝鸡区县 > 正文

我国航天姿控发动机创始人傅永贵讲述“航天故

时间:2019-09-18 08:25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我国航天姿控发动机创始人傅永贵讲述“航天故

  航天六院新一代液氧煤油火箭发动机合练组装工程技术人员在商讨方案 航天基地管委会供图

我国航天姿控发动机创始人傅永贵讲述“航天故

  职工自力更生,搭建房屋。航天六院供图

  众所周知,火箭上天,离不开发动机提供的强劲动力,卫星送入预定轨道,更离不开姿控发动机对其姿态、方向的不断调整。但你一定想不到,我国第一台姿控发动机是怎么诞生的。

  它诞生在一个废弃的厕所里,没有周遭高大明亮的厂房,也没有技术先进、设备精良的试验区。但它却是先辈们三线创业的重要产物。而傅永贵,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也正是在他和同事的手中,我国第一台姿控发动机研制成功。

  始终高举一面旗帜:艰苦奋斗

  1965年,为了建设战略大后方,一大批航天人甘愿放弃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优越生活,来到位于秦岭南麓陕西省凤县境内一条不知名的山沟。这里被选定为液体火箭发动机三线研制基地的地址,也被航天人亲切地称为“红光沟”。

  那时,基地分散在几条山沟里,方圆百余里,全靠几条崎岖的山路相连。在最初的那些岁月里,职工群众生活上的艰辛自不必说,工作上的困难尤其严峻。说实话,在这样的地方,不要说发展,就是维持那么多人的生存也成问题。

  创业初期,职工住的是帐篷,基地投产后住“一八墙”结构的简易楼房。许多人在这样的房子里一住就是10多年。后来发水灾,有些老房子被冲毁了,有些成了危房,于是不少职工就搬进了油毡搭成的临时宿舍。这一住又是10多年。住的条件如此差,以致一些外面来的人这样说他们:“你们高级工程师住的还不如人家的鸡窝好。”

  由于基地位于秦岭腹地,平均海拔1100多米,除了宝成铁路外,和外界联系必须翻越秦岭主峰。职工吃的蔬菜当时都要用卡车从外面运来,很多人千方百计从外面托人带食品,出差的人简直就像一个食品采购员。亲戚朋友当中,如果有谁是汽车司机,那可是不少人羡慕的好职业。

  但比较起来,生活上再难也是可以克服的,事业上的举步维艰才是真正的考验。当年由于国家财力有限,加以特殊的地理环境,基地的设备比较落后,连一些基本设施都十分欠缺。靠什么来发展航天事业呢?原11所发动机主任设计师、我国姿控发动机创始人傅永贵说:“还是靠一种精神,就是艰苦奋斗的精神。”

  “厕所试验室”诞生我国首台姿控发动机

  傅永贵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1957年进入北京航空学院发动机专业学习。1963年,广场舞最炫民族风分解动作,他被分配到当时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第三设计部(11所的前身),他的任务,就是研制液体火箭姿控发动机。这种发动机体积非常小,当时在我国是首创,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1969年年底,傅永贵是第一位到红光沟进行研制工作的设计人员,他的首要任务是“尽快研制出姿态控制发动机”。姿态控制发动机是小型发动机,推力最小不足1公斤,最大也只有几公斤。

  “我在北航学的是大型液体发动机设计,工作后参与研制的发动机,推力是几十吨。完全没有小发动机的知识储备和研制经验。”傅永贵开始研制姿控发动机之时,手里只有一套从北京出发前绘制的工程设计草图。

  当时红光沟到处是建筑工地和居住办公的草棚,荒凉闭塞,异常艰苦。虽然来之前已有心理准备,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心中掠过一丝失落。但想到研制任务、想到肩负的责任,傅永贵很快调整好心态,一头扎进自己的研究工作中。

  没有试验室、没有试验件、没有厂房,面对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屡败屡战。环境达不到实验要求,他们就自己建临时加工间,自己担任钳工;有些加工需要借助其他车间,往返几个研究所之间,来回全靠走路,经常工作从早8点到半夜。

  当时,最让傅永贵头痛的是没有试验室,辗转几个地方无果后,有人大胆地提出了一个建议:试验室的室外厕所在河沟边上,上厕所的人很少,能否“暂借”厕所做个临时试验间。于是,傅永贵把目光落在河沟旁立着的一座废弃厕所。

  经领导批准后,大家一齐动手,把大粪清理净,用河沟水冲洗干净后,做污水池。用水泥堵上各蹲坑,女厕所做试验间,男厕所做试验控制、操作间,兼做装配间。在男、女厕所中间隔墙上打个洞,安上有机玻璃做防爆观察窗。在厕所旁边搭个临时棚做介质间,安装了电线、电灯和取暖器。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