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石油新闻 > 正文

石油拓荒

时间:2019-09-10 15:05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石油拓荒

 

1959年9月26日松基三井喷油,在场的人们欢呼雀跃。

 

石油拓荒

 

基准井研究队队长钟其权

 

石油拓荒

 

松基三井正在安装的乌德钻机井架

 

石油拓荒

 

地质部松辽普查大队大队长韩景行

 

本报记者 杨丽娟

9月26日,对于新中国的石油工业来说,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60年前的这一天,松辽盆地沉睡千万年的“黑色黄金”惊天一喷,大庆油田从此诞生。

中国是世界上发现和使用石油较早的国家之一。然而,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在石油勘探与开发上远远落了伍。直到1959年大庆油田的发现,才让共和国的石油工业挺起了脊梁,让新中国一举甩掉了“贫油”的帽子。

60年来,大庆油田累计生产了近24亿吨原油,创造了连续27年年产原油5000万吨以上的奇迹。大庆贡献的原油,与新中国的工业发展血脉相连;大庆第一代石油人“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迈精神,更是激励后人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宝贵财富。

“中国贫油论”

1959年9月26日上午,松辽石油勘探局黑龙江石油大队位于哈尔滨的办公室电报机响了起来,实习员朱鼎科迅速将电报翻译出来:松基三井喷油。译完文字的那一刻,他激动地跑到楼道喊了起来:“喷油了,松基三井喷油了!”听到喊声的同事们纷纷涌了出来,高兴得拍手跳跃,奔走相告,不约而同地喊道:“我们给国庆十周年献上了最好的礼品!”紧接着,黑龙江石油大队的干部组织人写好喜报,敲锣打鼓地去向省委报喜。

人们的欢呼雀跃,无论如何都不为过。毕竟,中国已经被“贫油”的帽子压得太久了。

早在1914年,袁世凯就与美孚石油公司签订了《中美合办油矿合同》,成立“中美油矿事务所”,决定由中美合作开采陕北延长、热河承德等处的油矿。随后,美孚石油公司派出地质技师6人、测量技师5人,进入中国陕北进行石油地质调查。他们在陕北延长、石门子、金牛庄、段家湾等地打了7口井,结果却没有见到一处可供大规模开采的工业油流。

合办油矿之事不了了之,仅在中国局部进行了地质调查工作的美国地质学者却开始发表文章,称中国“陕西盆地……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的石油开发工作”,“中国东北部绝大部分地区……没有含油可能性”。由此,“中国贫油论”的说辞屡次出现在外国地质学者的文章中,他们认为只有海相沉积地层才能生成大油田,而中国内陆大片区域都是陆相沉积,寻找石油的前景暗淡无光。

1930年,觊觎中国资源多年的日本国防资源调查队开始在东北地区进行石油钻探,先后在黑龙江省扎赉诺尔地区(今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钻了一些探井,有的探井甚至深达千米以上,但均未发现可供开采的油层。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又在中国东北的阜新、义县一带进行大规模的石油钻探,到1942年钻探停止时,一共钻井81口,最终还是没有发现大规模的油藏。日本人的失败,似乎再一次印证了 “中国贫油论”。

这样的说辞甚嚣尘上,加之战火频仍、国弱民贫的环境,中国的石油业可谓步履维艰。直至新中国成立前,投入可供开发的油田只有台湾苗栗、陕西延长、新疆独山子、甘肃老君庙等寥寥几个。1948年之前,大陆原油年产量最高的1943年,仅有32万吨。

新中国成立后,石油工业得到了较大的发展。1957年年底,盘点第一个五年计划时,石油年产量已经攀升到了145.78万吨,但石油工业落后的面貌还是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年产100余万吨的产量,远远供不上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大国需求,当时国内急需的高级航空燃料油全部依赖进口,北京的公交车因为缺油不得不背着“煤气包”。

总量不足,产油区域也不均衡。国内已经投入开发的油田集中在西北一隅,而需要大量石油供给的东部地区,除了几处人造油提炼工厂外,竟没有一处可供开发的天然油田。西北所产的石油不得不一路向东运输,就这样,一车成品油从西北运到东部,数千公里跑下来,除掉自耗和损耗,竟然只剩下三分之二。

石油如此短缺,辽阔的中国土地——尤其是东部地区能勘探出更多大规模的油藏吗?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