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天气预报 > 正文

极端气候灼烧的,是阶级与秩序的不平等

时间:2022-09-23 15:49 来源:宝鸡新闻网 作者:宝鸡新闻网 阅读:

收藏() 评论() 字体: 大 / 中 / 小

 一个普通的空调,背后需要的是工业化,发电量以及相应的使用场景,这又涉及到世界性的深刻不平等。如果在未来,人类社会面临的极端气候天气真的会越来越频繁的话,那这种世界性的不平等也将越深刻的显现。

  对于从四川盆地到长江入海口以及副热带高气压外扩的区域的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是刻骨铭心的。根据之前笔者不同火炉城市的当地朋友的形容:重庆像一块烙铁,红得发紫,热得发慌;成都早晨气温就三十度以上,不开空调就全天汗蒸;武汉白天基本没有风,蹭蹭地热开来,让你怀疑自己会不会烤到几分熟;上海,走在路上连呼吸都灼烧着鼻孔,局部地区甚至出现五十度高温…

极端气候灼烧的,是阶级与秩序的不平等

  除了长江那几个传统火炉,今年更早一点迎接热浪的,例如福州,很难想象一个沿海城市会那么热,然而事实是这三十年它越来越热,平均比三十年前更热了两度,这主要是和整体气候变迁有关,使其夏季受副高控制的时间比重庆要长,高温天多且凶猛。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是传统火炉地区,近年来副高有北抬的趋势:例如鲁中山区,关中平原,河南等地,往年情况是处于副热带高压边缘地带,就是冷暖交汇地带。以前年份都未必要开空调,现在也离不开空调。

  这次的极端气候,是全球变暖,还是地球常态变化占主要影响因素,众说纷纭。目前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全球气候变化确实会对大气环流构成影响,放眼未来,各种极端天气包括极端高温未来出现的频率会更加多。

  相关的讨论上一篇已经展开,如果前面着眼于全球暖化的普遍性危机,webcashemail.com,那么这篇说的是全球高温下的阶级性问题。事实是人类确实常常低估了热浪的影响,二十年来全球有十六万人死因于此,不输于任何气候灾害,但这不仅仅只是说明了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脆弱性”,它同样是一个阶级问题,这里就不得不说,它也曾藏在第一次走出韶山冲的青年,那本他随身带着被翻到烂的《水浒传》里。

  在第十六回《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中,杨志押送生辰纲行至黄泥冈时,白日鼠白胜扮作挑酒桶的汉子吟唱道: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极端气候灼烧的,是阶级与秩序的不平等

  小时候看连环画水浒传上就有这么一幕,当时觉得这首诗言简意赅,就背了下来;前段日子再一吟诵,恰逢川渝干旱,同时劳动者因“热射病”去世的新闻依然不少,仍觉不过时。

  在古代农业社会,遇到高温,阶级的不平等就具体地体现在:公子王孙不用干活,找个阴凉的地方歇一歇就无大碍。而农民就没办法,甚至无法关心自己的身体,忧心如汤煮搬看着田里庄稼。不少权贵老爷特地制作了冰窖,可以将冬天开采的冰一直储存到夏天使用,或将装着开水的瓶子放到深井里就能得到冰块,这种工艺也叫深井冰(忽略谐音)。在“硝石”没发现之前,无论是冰窖还是制冰都不是一般老百姓能够奢望的。

  在现代性资本主义世界,空调的诞生无疑是扩大了人类的居住空间——人们可以在热带建立起现代化城市,但最开始空调被应用于胶片,烟草,食品,制药,纺织等生产工业的空气温湿度控制上,而不是用于这些行业的工人与人居生活,也就在空调发明的五十年后,伴随着半封闭结构螺旋杆式压缩机的发明,西方人才普遍在炎炎夏日感谢一下威利斯开利,新加坡国父更是要感慨空调缔造了新加坡这般的热带发达地区。

  热学工程教会现代人的道理是,当大环境你无法改变时(或者你无须改变大环境),只能去改变小环境。空调利用冷凝和蒸发之间的换热关系拯救了多数脑力工作者在炎热气温下的工作方式,提高了工作效率和产能,但空调的另一面隐喻着现代社会:从房间里抽取出来多少热量,就应该排到屋外多少热量。

  虽说空调并不是使得市区夏季温度高与周围的主要原因,而是热岛效应,但它同时深深地改变了人类对于城市建筑和城市规划的理解。一方面,空调确实拯救了脑力劳动和部分的现代服务餐饮人员,另一方面,空调促进的高楼林立的商业区又将热量转移给了维系城市运转的户外工作者。举个我们很常见的热量转移的例子:外卖员像古时候卖炭翁一样,天气越热点外卖的白领以及其他阶层的人越多,他的单就越多。

极端气候灼烧的,是阶级与秩序的不平等

(责任编辑:宝鸡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